我是監護人,我的小孩被前夫偷偷藏起來了。

家庭難題Leave a Comment on 我是監護人,我的小孩被前夫偷偷藏起來了。

我是監護人,我的小孩被前夫偷偷藏起來了。

小瑜與前夫已經離婚一年多了,每個月都會行使探視權帶小孩回去婆家過夜兩次,就在孩子準備要上小學之前,前夫跟公婆不斷拜託小瑜讓孩子回婆家過暑假,最後禁不住他們的請託,小瑜答應讓孩子回去照顧一個月,8月份就要接回客戶家中,對方也答應了,不料,這就是悲劇的開始。

(精選閱讀:想離婚的念頭強烈,我到底該留下還是離婚?)

對方很可能想要改定監護權

因為監護權一直在小瑜的身上,所以小瑜並沒有太多疑慮,但後來在跟小孩通話或相處時,就發現前夫一家人除了刻意買了平板跟一堆遊戲來討好小孩之外,還不斷洗腦孩子說小瑜的壞話,導致小孩產生跟前夫住在一起的意願,對小瑜也有點隔閡。就在8月快來臨時,意外發現前夫已經帶著小孩搬走了,還留在原住處的前公婆也說不知道他們搬到哪了(鬼才信),這讓小瑜非常焦慮也非常憤怒。

在我們接到小瑜的諮詢後,我們分析了這件事的嚴重性,讓她知道雖然改定監護權很困難,但對方如果能利用未成年子女的意願來爭取,是很有可能成功的,目前他可以先報警,請警察與社工人員協助處理,並向法院聲請交付子女。除此之外,我們也與小瑜達成共識,派遣尋人專員根據當前線索先尋人了。

(精選閱讀:剩餘財產分配修法!離婚後對方可以拒絕分財產?)

以公權力介入要求交出孩子

我們告訴他,交付子女的程序就算走到強制執行,對方如果不願意交出孩子,一開始也只能先罰怠金,對方家境算不錯,這種情況可能效果有限,如果罰不怕才會用強硬的手段,但如果孩子有抗拒的行為,通常公權力就會退縮回怠金處理。因此您可以準備一些底牌,一個是準備證據跟說詞,以刑法妨害家庭罪裡第241條略誘罪提告,提供相關證據佐證讓檢方去調查對方,增加對方交付子女的壓力,但真的要判刑難度很高,因為對方是孩子的生父,不過讓他被調查增加壓力才是主要目的。

後來孩子終究找到了,對方雖然換了一個環境,刻意讓小瑜暫時找不到孩子,但所幸沒有跑到外縣市,事情就好處理很多了,我們藉由協助小瑜引發一點狀況,讓小瑜有機會跟孩子獨處,並說服孩子先回家調整心情,否則這樣下去對方只要馬上訴請改定監護權的官司,對小瑜可能會不利,後來在小瑜半強迫的說服下,小孩暫時先跟小瑜回家了。

(精選閱讀:近年外遇劈腿明顯增加,關鍵在社群軟體的這個功能!)

如何應對監護權改定之訴?

由於對方很可能趁優勢還在,隨時都會訴請改定監護權,所以我們就以大姊姊聊天的方式,與小瑜一起聊聊孩子在父親家發生的趣事,以錄音的方式試圖套出一些有利的證詞,並給小瑜解釋的機會。後來不但聽到了前夫對孩子的造謠與煽動,眼尖的同事也觀察出孩子有點近視的情況,詢問後發現孩子有跟前夫反應過他看東西有點模糊,但前夫一直沒當一回事,而小瑜在事後也給孩子配了眼鏡,這件事我們刻意保密,一旦前夫起訴要打監護權官司,我們就會用這些疏於照顧(眼鏡)跟惡意言論的證據,以及其他相關證據來個突襲。

而後來對方私下談這件事,以不再支付扶養費來要脅,因為小瑜已經筋疲力竭了,這筆錢拿不到也無所謂,她只想平安的陪伴孩子長大,而我們也告訴對方他這陣子的行為我們都有存證,如果再發生就不排除以公訴罪妨害家庭的和誘罪或略誘罪向檢方提告,生父是否也會構成,以及刑期多長你可以自己去查證,如果要打監護權官司,目前的局勢已經慢慢對你不利,我們也會順勢針對探視權的部分以該事件為由請求限縮權限,請求不讓孩子在你家過夜。

扶養費可以之後再追回

後來對方似乎沒有採取任何法律動作,但確實也沒有再給過任何一筆扶養費了,我們也告訴小瑜等到生活穩定之後,有餘力的話在期限內是可以以法律途徑要求對方支付,並且以不當得利追回支前沒付過的扶養費,所有相關的證據也都盡量先保留好,這件事也就順利結案了。


要解決感情的問題,不能光靠練練瑜伽、燒個好菜,而是要恢復心靈上的交流,任何感情難題都可撥打這支免費專線,讓專業的心理師替您免費分析建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ack To Top
線上諮詢